三人女篮主帅许佳敏:铜牌已是拼尽全力拿到的成绩

CBA 2022-06-28

直播吧6月27日讯 今天,中国三人女篮主帅许佳敏接受了采访,具体如下:

相关阅读:

中国三人女篮大胜立陶宛获季军 法国队世界杯夺冠

三人女篮主帅许佳敏:铜牌已是拼尽全力拿到的成绩

问:决赛的目标是什么?最后比赛的效果达到了吗?

许佳敏:目标的话我这边一直是分两块的,因为如果站在赛前备战的这个角度去考虑赛事的话,我们所有的备战目标都是去冲击最好成绩。临到赛场我们一定是忘记成绩的压力去专注于比赛,能做到自己能力范围内的100%的状态就是对比赛结果一个最好的一个回馈。如果说临场的话肯定是有遗憾的,因为其实半决赛还是有很有机会可以往上更突破一步的。但是反思一下的话,竞技体育的魅力就是这样子,它有非常多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在场上强弱相差不多的球队都有机会去赢,就看谁的临场竞技状态更好一点,谁在比赛当中爆发的高点更高一些。站在球队的角度的话,我们已经尽全力去打出我们最好的状态,比较遗憾的就是那些熬夜看我们比赛的球迷,其实还是想把更好的成绩送给他们,就是这一块还是有一些遗憾。

问:今天其实在场上感觉您是开赛以来第一次非常激动,嗓音都喊嘶哑了,对您来说这样的执教的风格是不是很不常见?

许佳敏:其实我刚开始接受三人篮球这个项目时也喊得比较多,但是三人篮球这个项目是不太允许教练在场外执教的。所以其实在这方面也是不断的去要克制自己,不要在比赛的时候跟队员有过多的交流,尽量的把赛前准备做充分,把赛场交还给球员。但是现在,我看现在国际比赛的这个局势,好像所有教练都在场边呐喊为自己的队员加油,提醒他们一些场上的细节。那作为中国队的教练我也要在场边为自己的球员鼓劲呐喊,为她们好的表现给予鼓励,一些临场的细节如果可以及时给到的话也要及时提醒。

问:您觉得三人篮球未来的技战术发展趋势是什么样的?

许佳敏:三人篮球的话,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比赛还是比较吃个人技术的。不但是要求你个人技术全面、攻守端非常平衡、内外兼修,同时三人篮球这个项目还有非常高的身体素质门槛,你要在同等的速率对抗和高强体能的复合环境下,还能去均衡的发挥你的个人技术,这是这个项目的魅力所在。国际比赛的发展趋势我觉得他是不定的,包括我从2018年到现在已经执教四年,但是每一次比赛都会给我带来新的不一样的感受。比如说这次夺冠的法国队他是四个小个儿这样一个阵容,对比我们之前2019年夺冠时一大三小的阵容配置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阵容。打法趋势还是看你的球队的球员的组合,她的特点是怎么样的,那么你的打法特点就是怎么样的。我们在把四个最强的队员整合起来以后,要形成自己球队独特的打法,然后在国际比赛中去跟世界强国竞争。

问:刚刚你提到了法国队的四小阵容,那从今天这种对抗中咱们有能从对手身上学到一些经验吗?

许佳敏:其实还是一个攻击力的问题,她们在半决赛中更快的把自己的状态调动起来,也把自己的特点发挥到了极致。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回去还是要不断去加强我们的个人技术,特别是在持球球员这一块,有些打法配合啊,在国家大赛上打到决赛阶段已经不具备态太多的竞争力。到决赛的时候所有球队相互之间打法特点、个人特点已经非常了解,就是纯考验个人实力的时候。在别人对你的限制做到极致时你还能不能通过个人能力去终结比赛,去拿到我们想要拿的分数,这个可能是我们后续还是要不断去提高的地方。

问:中国三人女篮整个梯队的建设现在大概是一个什么状态?

许佳敏:今年是整个巴黎奥运备战周期的第一年,我们也是吸取了上一个周期的一些经验教训,虽然三人篮球的比赛真正临场参赛只有四名球员,但是三年当中会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比如伤病或者是国际上的打法的潮流趋势有不同的变化。虽然这个项目是考验你的四人阵容,在国际赛中像世界杯的话小组赛有五个对手,决赛我们又碰到了三个不同的对手,你的阵容打法体现你的个人特点,要适应每一个国家队的不同阵容,而且要有相对的克制措施。这就逼迫我们在做梯队建设和人员储备的时候,要去吸纳各种特点的年轻后备人才。阵容打法上、人员储备上、伤病预防上、还有一些突发情况的应变上都会有更多的保底措施。

问:介绍一下后勤保障上,现在三人篮球女队是什么情况?

许佳敏:相比上一个周期的话我们这个周期的后勤保障要做的好得很多。作为国家队层面的话球队一方面是要努力去打好的成绩,让这个项目有更大的受众群体,受到更多关注,然后也有更多的保障支持的力度给到球队。我们这一次出来的保障团队的力量就让我也非常惊讶,因为大会只发8张证件,翻译来问我说我们这个8张证分给哪8个人呢?我们这次团队的人数光女队除了队员就有超过8个人,之前我从没有碰到过这个情况,包括东京奥运会周期。说明我们现在的保障力度、人员配备上都要比上个周期好很多。除了医疗和现在能看到的这些团队之外,我们在国内还有技战术分析团队在后方的给我们提供持续的支持,已经非常完善了。

问:针对巴黎奥运会备战,我们的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分别是什么?

许佳敏:三人篮球这个项目除了奥运会以外,每年都有亚洲杯、世界杯,然后国家联赛,包括成年组、公开组和U23组、U18组,都有各个级别不同的世界最高级比赛,短期目标的话其实就是我们要通过每一年的比赛去了解现在国际上的一个主要的潮流趋势,每一支世界顶级强队和他们的人员变化、打法变化。同时通过这些大赛来检验我们自己是不是在这个阶段或者预判一下在远期我们的阵容、打法是不是存在比较足够的竞争力。完成了今年的检验任务和人员储备之后,我们明年可能有更大的压力,因为我们要去全力以赴冲击奥运会资格的积分,这个可能是我们今年和明年的一个短期目标。

问:中国队现在也是公认的强队,你觉得队员们在应对其他球队冲击时心态调整做的怎么样?

许佳敏:之前在东京奥运周期,我觉得我们球队还是做的比较好。就是在心理抗压和队内竞争这方面我们其实已经把心理调节、抗高压的环节放在备战的时候就可以完成了。因为我们最终参赛的只有4名球员,我们在整个奥运周期备战的这3个月里面我们队内设计了很强的一个队内竞争环境,就是在队内的训练,在国内安排了3、4站的检验赛,我们都是在一个公平公开的一个环境下,球员通过比赛的临场反应去检验她们是不是有竞争力,然后在这个高压的环境下竞争出来的球员她就有足够的自信去站上国际舞台去跟国际高水平强队比拼竞争。但今年的话可能环境比较特殊,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并不是特别充分,我们也希望在后续的备战当中也要吸取今年的教训,要尽量把这些技战术的检验也好、个人能力的检验也好、球场的抗压能力、临场比赛的一个反馈也好,尽量在大赛前就是把它做到足够充分,然后能有足够的自信去冲击世界比赛。

问:您能回顾一下今年备战周期的一个过程吗,我们知道这个过程其实挺难的?

许佳敏:说这个有点像是在找借口,其实在大赛成绩方面可能所有的理由都不是理由,但是今年确实是比较困难。因为我们在4月的时候就已经发布了国家队的集训通知,但那个时候的上海爆发了比较严重的疫情,我作为主教练,然后我们的助理教练王勇,包括我们的核心球员张芷婷都是在上海封闭隔离。我们也是想了非常多的办法想奔赴到成都和大家集合去共同完成备战,但是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出来,那个时候其实挺绝望的。因为你眼看着离世界杯、亚洲杯的时间越来越近,但是我们只能在原地等待,但是在那个极端环境下因为我们习惯性的是只要有一份可能我们就要尽全力的去努力,所以我们那时候还是做了很多措施,包括用视频联系,像我们石晶教练是有第一时间到达成都去接管球队的训练的,也非常感谢他在这个困难的时候能够撑起主教练不在的代训任务。我们也是每天视频商讨第二天的训练计划,商讨整个周期我们需要做的事情,然后每天训练完以后我们再去开视频会,我会先看训练的整个视频然后去寻找一些问题跟主带的教练去沟通,希望第二天有一个更好的反馈。同时我也会给在上海的芷婷,包括我们一些参加过三人篮球项目的这样球员去联系,因为可能用语言的方式还不能特别准确的去讲述训练的要求,我们还会拍一些训练的视频,类似于个人技术或者是一些局部打法去给到教练,希望他能够更加准确的去了解我想要的东西。也是尽全力吧。

问:那当时你是多久的时候从上海去集训的呢?

许佳敏:这个也是非常感谢德清那边给的支持,因为我们在那办了一站热身赛,也是借这个热身赛的机会德清方面给了很大力度的保障,能够把我们从上海接到德清去。我们应该是4月底到了德清,然后即刻拉到隔离酒店去隔离了两周,出来的时候应该是5月中旬不到。其实那个时候离世界杯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而且我们是刚刚隔离完两周,你像我们的一个主要核心内线两周没有训练,然后完成隔离以后出来10天左右就要开始打第一站的检验赛。其实那个时候对于芷婷来说她的体能储备是非常不合格的,在检验赛的第一场她就有一个轻微的拉伤,当时也是急时喊停了。从另外的角度来说因为舒予也是完成奥运会之后转到五人项目了,我们也非常支持她,那么舒予的离开势必造成我们有一个核心位置的空缺,我们需要有新人去替补,但其实如果我4月份能够及时出来的话还是可以做一个单体位置的对比的,但是我没有这个时间。因为只有十天就要比赛,我只能去挑选在同位置上相对比赛经验更丰富的球员去进行一个阵容整合,然后去完成德清的检验赛。然后,我们梳理了当时比赛的数据,然后协会做了一个汇报定了我们这次世界杯的参赛的比赛,然后就奔赴世界杯的场地来参加我们的比赛了。

问:等于德清的比赛完了就直接过来了是吗?

许佳敏:德清比赛完了以后我们还做了一个调整,因为当时定名单,然后要办一些外事的手续。然后我们德清完了以后先是转战到了北京,在奥体中心做了一个短暂的集训,也是邀请了一些北体大的篮球运动员来帮助我们做一些赛前的针对性训练。

问:在世界杯前缺少国际赛事热身,是不是我们备战中缺少了这一块?

许佳敏:那是必然的,像我们这次比赛的第一天,其实比赛状态并不是特别好,进入比赛节奏相对比较慢,阵容磨合也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其实这些问题应该是放在赛前的检验赛当中去发现,调整完了之后以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再来参加世界杯的比赛的。但是因为极端的原因,客观问题我们不能去改变它,我们只能改变自己本身,所以我们去做了一个极限的调整。

问:今天在最后一场34名决赛之后您在现场时看到很多队员都哭了,您也哭了,您当时是一种情绪压抑的释放吗?

许佳敏:主要还是挺困难的,就是在这样一个困难的环境里,作为主教练来说我是希望每一次的比赛都能够帮助我的球员去有一个比较好的竞技表现,我也希望他们能在国际比赛当中每次参赛都能获得比较好的成绩,一个是对她们到国家队来备战,代表国家去参加国际大赛的一个反馈。

也是希望能通过这样一个成绩去感谢各个地方的对我们三人篮球这个项目的支持,也希望这个成绩能够让更多人喜欢我们这个项目,让更多的优秀的成员参与到我们这个项目当中,希望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吧。但是这次还是有一些遗憾,希望下次能做的更好。

问:最后铜牌的成绩您自己是满意的吗?

许佳敏:如果更好的话我当然不介意,铜牌这个成绩是我们尽了全力能够拿到的成绩,所以应该要知足。但同时也要激励我们下一次要把这次备战过程当中还有这次比赛当中做的不够好的地方我们还要把它调整更好。

三人女篮主帅许佳敏:铜牌已是拼尽全力拿到的成绩